这么多年,我把玫瑰都理解错了

大卫

直说了吧,世界太乱了,我喜欢你
目光带来的宁静,花都快开过三遍了
我等待的岂止是大海和无边的星空
没有你,这夜就不叫夜了
此刻,在阳光中散步,想象生活的
诸多可能,直说了吧,我喜欢低声抽泣
也喜欢用大海填空

昨夜我与自己相遇
有人送来火焰,有人送来风声
唯有那群鸽子
送来了雨水、祈祷与旅程

花开就让她开吧,这么深的夜里
孤独才是最好看的发型
我将安排那些青丝
与小溪见面并互相比喻
从梦中跳伞的人
连寂寥都光芒万丈
凡你所爱的,皆会颤抖
皆会闪亮

在你之前,我所理解的安祥
是天空长出翅膀,而那翅膀
又不叫波浪
在你之前,郁金香还没有名字
我的心,偶尔会在无人的...

埃利斯,当乌鸫在幽林呼唤,
是你的灭顶之灾。
你的嘴唇饮蓝色岩泉的清凉。

当你的额头悄悄流血
别管远古的传说
和鸟飞的晦涩含义。

而你轻步走进黑夜,
那里挂满紫葡萄,
你在蓝色中把手臂挥得更美。

一片荆丛沙沙响,
那有你如月的眼睛。
噢埃利斯,你死了多久。

你的身体是风信子,
一个和尚把蜡白指头浸入其中。
我们的沉默是黑色洞穴。

有时从中走出只温顺的野兽
慢慢垂下沉重的眼睑。
黑色露水滴向你的太阳穴,

是陨星最后的金色。

霜天晓月(梅) 萧泰来
千霜万雪。受尽寒磨折。赖是生来瘦硬,浑不怕、角吹彻。
清绝。影也别。知心惟有月。原没春风情性,如何共、海棠说。 ​​​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我给你瘦落的街道、绝望的落日、荒郊的月亮

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我给你我已死去的祖辈

后人们用大理石祭奠的先魂

我父亲的父亲,

阵亡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边境

两颗子弹射穿了他的胸膛

死的时候蓄着胡子

尸体被士兵们用牛皮裹起

我母亲的祖父,那年才二十四岁

在秘鲁率领三百人冲锋

如今都成了消失的马背上的亡魂

我给你我的书中所能蕴含的一切悟力

以及我生活中所能有的男子气概和幽默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

不营字造句,不和梦交易

不被时间、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

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前多年的一个傍晚

看到的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我给你关于你生命的诠释

关于你自己的理论,你的真实而惊人...


你曾经有一次——
在阴暗的小树林里,
在春天的年轻的草丛中央,
找到了一朵平凡的朴素的小花?

它等待着你——
在多露的草丛中,
它孤零零地在开放
为了你啊,它保存着自己的纯洁的香味,
那是它的最初的芳香。

于是你摘下了那摇摆着的花茎,
拿在你细心的手上,
带着缓慢的微笑,
把这朵被你毁掉了的小花插在你的纽孔上。

然后你沿着满是灰尘的大路向前走;
四周围--整个的田野都被晒得发烫,
从天空里滚流下来的一股热浪,
而你的那朵小花也早已枯萎损伤。

它生长在安静的阴影里,
它靠着清晨的雨水滋长,
它被炎热的灰尘所闷死,
它被正午的阳光所烧伤。

这怎么办呢?
惋惜也是枉然!
要懂得,它被创造到世上,
只...

米老鼠也太可爱了吧😍😍😍

祈求天地放过一双恋人
怕发生的永远别发生

他是寂寞高手,一个人在山上舞剑,也没有什么人跟他对剑。

———林夕

我之前跟我妈说有点不敢看催眠大师,我妈说“张国荣那个那么恐怖的你都敢看,这个你还怕?”
我:哪个?异度空间?
我妈:倩女幽魂啊!
我:虽然倩女幽魂是真·鬼片,然而当鬼是王祖贤的时候,不是就想着“再来十个!”了吗?(摊手

1 / 49

© 风华无声寂 | Powered by LOFTER